欢迎来到山东和美华集团官网!

Copyright 2016 版权所有 © 和美华集团
总部地址:济南市高新区两河片区飞跃大道3588号和美华工业园
总机:0531-88888877 传真:0531-88900033  手机:18596098081
技术支持:
中企动力 济南 鲁ICP备09074857号-1

联系电话:400-809-1789

搜索
搜索

联系电话:400-809-1789

News

新闻资讯

冰鲜鸡”政策让禽企忧心忡忡上书农业部

分类:
行业资讯
作者:
来源:
发布时间:
2014/06/27 10:59
浏览量
【摘要】:
近日,两广禽业企业及部分地区禽类协会向农业部、中国畜牧业协会提交《两广家禽业对广东推‘冰鲜鸡’意见及建议汇报》,呼吁“冷鲜鸡”政策不能一哄而上,不要急转关停活禽销售,建议政府在冷鲜禽的政策上“缓”下来。

  广东、广西地区的“冰鲜鸡”政策让遭遇“H7N9流感”重创的禽类养殖行业企业忧心忡忡。

  近日,两广禽业企业及部分地区禽类协会向农业部、中国畜牧业协会提交《两广家禽业对广东推‘冰鲜鸡’意见及建议汇报》,呼吁“冷鲜鸡”政策不能一哄而上,不要急转关停活禽销售,建议政府在冷鲜禽的政策上“缓”下来。

  6月24日,中国畜牧业协会禽业分会副秘书长仇宝琴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:“两周前,我们以正式函件的方式将《两广家禽业对广东推‘冰鲜鸡’意见及建议汇报》呈报给主管部委农业部。这个报告反映的问题真实,政府号召推广冰鲜鸡,不能一窝蜂而上,需要有序推广。”

  此前,为了预防H7N9,各地政府都在力推“冰鲜鸡”政策,通过“集中屠宰、冷链运输、生鲜上市”来避免扩散。

  两广禽业企业及协会认为,两广黄羽鸡消费规模在16亿只,政府部门快速推进冰鲜鸡政策,可能会给黄羽鸡消费、养殖、产业冷链投资带来巨额负担。

  仇宝琴表示,黄羽鸡做成冰鲜鸡成本增加,但价值贬值,需要主管部门慎重思考。

  冰鲜鸡VS活鸡

  5月5日,广州市开始试点家禽“集中屠宰、冷链运输、生鲜上市”。虽然截至目前,冰鲜鸡销量尚未见到明显起色,但政府推行冰鲜鸡的决心依然坚定。5月19日广东政府又称广东争取于2014年10月1日前在全省设区的市全面推行。

  两广禽业企业及部分地区禽类协会在给农业部的上述汇报中指出:政府出台家禽冰鲜鸡政策是一个改革创新的利国利民利企的好事,但如果操之过急、过猛,大范围急转、关停活禽销售或将给已经遭H7N9深度重创的家禽养殖业带来新的冲击。

  仇宝琴表示,上述报告反映的情况比较真实,企业和协会都作了深入的调查,中国畜牧业协会已经呈报给农业部,目前还没有反馈。

  广东、广西地区是国内重要的黄羽鸡产销区,而且也都是以活禽交易模式为主。在H7N9流感爆发之前,广东、广西每天活鸡交易量在数百万只,而经过屠宰后的冰鲜鸡交易量则是少之又少。

  广西玉林水产畜牧协会的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:广西的黄羽鸡主要是以活禽运输的方式出售到广东地区,本地消费量不大。

  广东地区饮食习惯主要是选择鲜活,追求鸡肉的独特风味和口感。上述报告指出,“冰鲜鸡”和活鸡虽都是“鸡”,但两者存在着巨大区别,两者的消费结构、消费者购买力、市场规模差异很大。而两广热衷购买和消费活鸡的习惯培育出了两广年消费16亿羽黄羽活鸡的市场规模。

  与市场出售的白羽肉鸡不同,黄羽鸡饲养天龄在60-130天,品种特性决定了必须散养。上述报告指出:中国黄羽鸡年出栏43亿羽,黄羽鸡80%以上都是采取散养模式,如果推“集中屠宰、冰鲜鸡上市”,黄羽鸡肯定没有成本优势。

  而“冰鲜鸡”在中国肉鸡消费中所占比重还很低。行业数据显示,2013年,冰鲜鸡大概只占黄羽肉鸡消费总量的4%-5%,占肉鸡消费总量的2%-2.5%,占整个禽肉消费总量的1.5%-2%。

  仇宝琴表示:黄羽鸡消费区主要为广东、广西、上海、江苏、江西、安徽等地,黄羽鸡的市场规模与白羽鸡相当,各占50%。数据显示,白羽鸡产业1200亿元,黄羽鸡产业1000亿元;按每天的生产量计算,白羽鸡1600万只,黄羽鸡1000万只。

  两广地区禽业企业认为,政府推动“冰鲜鸡”政策短期是消化不了这个庞大的基量的,如果全部关闭活禽交易,这必然造成严重的活鸡销售渠道受阻问题。一旦产销失调,整个两广家禽业旧伤未愈将再遭冲击。

  而对于两广禽业的报告,广州温氏集团办公室人士表示:站到行业角度来看,这份报告是有一定道理的,希望行业协会、政府主管部门能对禽类行业发展给出好的发展意见。

  企业的成本压力

  两广地区企业和部分协会认为,活鸡变冰鲜鸡也就成了加工品,需要交17%的增值税,在这个过程中企业投资厂房、设备、包装、广告等增长的系列成本以及各种看不见的渠道费用和税费,都会由消费者承担。

  广东一家禽类养殖企业表示,广东零售市场上卖的3斤左右土鸡基本上是16-20元/斤, 屠宰后“冰土鲜鸡”售价起码要68-78元/只,折合一斤在29-33元,两者前后相差8元/斤左右。价格高必将影响消费量。

  上述报告称,“冰鲜鸡”脱下毛价格涨幅超4成,必将让市民吃鸡成本大幅度上升,市民吃的“冰鲜鸡”只能用成本更低、长速更快的鸡来代替。

  两广禽业行业协会认为,如果推“集中屠宰、冰鲜鸡上市”,黄羽鸡肯定没有成本优势,肯定只能转为成本更低、回报率更高的60天以下的速成黄羽鸡,这意味着以后80%以上黄鸡(34.4亿只)要封闭式工厂化养殖,按快速黄羽鸡一年出5批、一平方可饲养8-10羽计算,养殖土地需求量为10万亩。

  而且封闭式工厂化养殖棚舍一平方要近200元,产业升级要掏出172亿元,而废弃闲置简易的鸡舍估值也近100亿,这可能是养殖行业无法承受的。

  仇宝琴表示,这样黄羽鸡原有的价值也就贬值了。政府号召推广冰鲜鸡,不能一窝蜂而上,需要有序、有步骤地进行,这需要一个过程。另外,养殖企业也需要对现有的产品品种调整,这需要一个长达2-3年的育种培育周期。而要建设厂房、引进屠宰设备少则千万,多则上亿;配送冷链建设,设立中转仓储点,又需要一笔大投入。

  而在养殖企业看来,现在根本没有钱来做这些事。仇宝琴表示,活禽交易要改变,政府部门需要加以引导,而对于推广冰鲜鸡,需要主管部门慎重思考。